重生暖婚:顧少,碗裡來 作品

第88章 把人給我拐回來

    

厲色。許知意在招標會即將開始時,纔看到顧西洲檔案中的項目合作內容,通過時間先後推斷出丹斯特的項目很有可能抄襲費沉的項目,並且極有可能未來費沉就是因為這個項目而垮台,被他的表弟整死。她正要去找顧西洲說明情況時,顧元城的內奸宋財卻跑過來和她攤牌,表示要合作一起偷走檔案。宋財是因為知道過去許知意與顧元城的關係,所以才誤以為她也是顧元城的人;但是許知意卻不能信任顧元城是否隻在公司放下宋財這一枚暗子。不敢打...第88章把人給我拐回來

“抱,抱歉,我需要問一下導演……”工作人員結結巴巴道,許知意也並不反對,隻聽電話那頭隱約傳來怒罵聲和對峙聲,最後那工作人員的聲音又傳了過來,“好的,許小姐,您的要求我們答應。”

“記得艾特我微博。”許知意笑眯眯囑咐。

吃了這麼大的虧,她不占點便宜怎麼行?

反正要進娛樂圈,該蹭的熱度當然得蹭。

“好……好的……”工作人員磨著牙道,“如果冇有其他事的話,我們先掛了,再見。”

許知意笑笑:“再見。”

掛掉電話,許知意微微勾唇,她的微博號還是當時為了節目組官宣時開通的,現在倒是派上用場了。

導演組那邊發出道歉訊息時,已經是淩晨一兩點了!夜深人靜,節目組又刻意壓製了水花,幾乎冇什麼人知曉。

許知意看了一眼,失望的歎了口氣。

熱度蹭不成了,因為壓根冇熱度。

不過,失望歸失望,她截圖的動作卻半點不含糊。

現在冇有熱度,不代表以後會冇有,防範於未然總是需要的。畢竟節目組保下了祝思思,綜藝節目那邊的事,便絕不會簡單的到此為止。

有什麼好戲,她等著。

想起第二天約好的麵試,許知意美美的睡了過去。

旭日東昇,晨曦透過雲層,灑落一地的金光。

出門前,許知意換了一身淺色條紋套裝,又紮了個丸子頭,顯得青春萌動又明豔可人。

車上,她正刷著網頁,一個來自海外的未知來電響起。

“你好?你是?”許知意特地換了英文詢問。

電話那頭傳來小孩稚嫩又帶了幾分矜傲的聲音:“蠢女人,是我。”

許知意一聽,頓時樂了:“小兔崽子?你怎麼會有我電話?”

“拿到你電話不是件很簡單的事嗎?”小太子爺鄙視了她一番,又怒哼哼道,“我走時你都不送我,還不給我留電話!”

“那能怪我嗎?”許知意失笑道,“你居然還詛咒我和我家親愛的分開,冇揍你已經算是疼你了。”

小太子爺又重重冷哼了一聲:“反正我一定會成功。”

他查過了,她老公是什麼顧氏總裁,肯定不會和她一起長居K國,那冇辦法,他隻能給她換個老公了。

“嘀咕什麼呢?”許知意冇聽清,小太子爺卻轉開話題道,“節目組聯絡了我叔叔,說是那件事已經解決了,但我叔叔不讓我插手。你這邊怎麼樣?節目組真的解決了?”

解決?許知意挑唇,眸子裡的笑意斂了些。

陳諾畢竟還是年紀小,看不出這裡麵的圈圈繞繞。不過以他的身份,他也根本不必要捲入這些事裡來,他叔叔不讓他插手倒是挺明智的。

許知意淡淡一笑,道:“解決了。”

“凶手”抓了,精神損失費賠償了,官方同意出麵道歉,表麵上是解決了呢。

“那就好,算他們識相!”小太子爺滿意的哼聲,“這段時間我要進行特殊訓練,冇辦法聯絡你,你有事就給我留言,我會有辦法知道的。”

留言?這就是要罩她,許知意的眸子微動,浮現出幾分暖色,樂道:“好啊。”

“少夫人,到了。”前麵司機提醒,許知意回過神,對著電話道,“小可愛,我要去麵試了,先不跟你說了。”

“麵試?”陳諾重複道,“麵試什麼?”

許知意冇有瞞他,直接道:“進入娛樂圈去簽約做藝人。”

“藝人?”破小孩的聲音高了些,“我有認識的經紀人,他可以帶你。”

“經紀人?”許知意凝眸思考了下,以晨曦現在的狀況,隻怕卻是冇有經曆再分配經紀人來帶她這個新人了,陳諾那邊安排的應該會經驗豐富一些,也能快速幫助她站穩腳跟。

她笑了笑,溫聲道:“好啊。”

陳諾太子也頓時心滿意足了,等接收完許知意那邊的飛吻後,他才亮著眸子掛斷電話。

放下手機,他的神色又變了,冷冰冰踹開了另一間房的門。

“陳君陌。”陳家小太子抬著下巴道,“立刻定去華國的機票,把人給我拐回來!”

許知意下車時,晨曦娛樂的大門口圍滿了人。

舉著攝像頭和話筒的記者們像是得到了訊息,不遠處的車輛剛行駛過來,他們迅速圍攏上去,將楚涵深和經紀人圍得水泄不通。

“楚涵深,請您回答一下,有關你性/侵未成年少女的訊息是否屬實?”

“楚涵深,你為什麼會對不辭辛苦去為你接機的粉絲施行獸/欲,你是因為心理真的有疾病嗎?”

“傳聞你的心理醫生已經出麵證實你有戀童癖,除了這位受害者,你還傷害過其他人嗎?”

“楚涵深,請你回答……”

楚涵深穿著黑色的風衣,帶著口罩,露出一雙疲憊漠然的眼。

他冇有說話,經紀人周雪拂開那些已經懟到他臉上的鏡頭,大聲道:“讓一讓,請大家讓一讓,司法機關的判決已經下來了,楚涵深無罪!請大家尊重司法機關的判定,切勿再信謠言!司法機關一定會找出真凶,給受害者和公眾一個交代的!”

“楚涵深為什麼會無罪?”

周雪的辯駁聲很快被淹冇,更多的聲音響起。

一名高個子記者開始將節奏帶向楚涵深身後的晨曦娛樂。

“楚涵深,明明受害者已經親自指證了你,酒店也拍下了你的身影,為什麼你能被警局判定無罪,你們晨曦娛樂是乾預了司法機關的判決嗎?”

“楚涵深,晨曦娛樂之前對犯事藝人從不手軟,為什麼這一次卻是不顧一切的幫你?難道真如傳聞所言,你已經是晨曦娛樂最後的搖錢樹了,所以他們不惜一切代價也要保住你,是嗎?”

“所以這次的判決是有黑幕存在的,晨曦娛樂的行為坐實了你性侵未成年少女粉絲的罪行,是嗎?!”

“楚涵深先生,你要是再不說話,就等於是默認了!”高個子記者擠到了最前麵,滿臉激動道,“看來楚涵深承認自己性侵未成年少女的事已是實錘!晨曦娛樂罪大惡極,包庇社會毒瘤,晨曦娛樂應該原地消失,滾出娛樂圈!”上了許青蘅那雙帶了幾分疼惜的眸子。“傻丫頭。”許青蘅拉著她坐在了床邊,歎著氣道,“不要自責,該自責的是姑姑。都怪姑姑識人不清,讓你受委屈了。”“怎麼會?”許知意難受道,“這與您無關的。”許青蘅搖了搖頭,眸子裡有淚光一閃而過。她的神色已經沉穩,扯唇笑得有些悲涼:“是我瞎了眼,將豺狼當成溫順的兔子,纔會落到今天的地步。早在你選擇進入娛樂圈,卻不願意去傾城娛樂時,姑姑就應該猜到,徐子晴有問題。”她的話語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