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若汐閆慕寒 作品

第70章 閆慕寒的老毛病

    

戲纔剛剛開始。”主持人也注意到了舉牌的葉若汐,想到之前葉若汐搗亂,瞬間一臉的黑線。“葉若汐小姐舉牌了,現在的價格是一億一千......”主持人還冇說完,便被葉若汐打斷。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要叫價,隻是有個問題想要請教一下。”主持人眼角抽了抽,他就知道這女人又要搗亂了!可是礙於閆慕寒的麵子,他也隻能恭敬的聽著。“今天這是慈善拍賣會,捐多捐少都是心意,可要是有人捐了一件贗品,不知道你們會怎麼處理?”聽葉...季千帆總算如願拍下了這朵罕見的白蘇,明明多花了不少冤枉錢,但是季千帆的臉上卻隱隱像是鬆了一口氣。

他的表情變化被葉若汐儘收眼底,在葉若汐的心裡,季千帆也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,和閆慕寒不相上下。

顯然季千帆要這朵白蘇有大用處,既然這樣,就不能讓他如願帶著白蘇離開。

拍賣會結束,季千帆寶貝的捧著裝著白蘇的盒子,快步離開了會場,葉若汐緊隨其後跟了出去。

“這就是價值一億四千萬的花嗎?能不能讓我開開眼?”

聽到身後的動靜,季千帆回身,看到麵帶笑意的葉若汐,頓時又氣的牙癢癢。

要不是這個女人出來搗亂,他原本三五千萬就能拿下了!

“葉若汐,你又想乾什麼?!彆以為有閆慕寒撐腰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,你等著,遲早有一天......”

“遲早有一天你會怎麼樣?”

幽幽的聲音從會場門口傳了出來,下一秒,閆慕寒信步走了出來,麵容冷峻。

季千帆咬了咬牙,將後半句話嚥了回去。

遲早有一天,季家會騎在閆家的頭上!

“季少,你彆誤會,我隻是看這朵花漂亮,想開開眼界,這種東西我在閆家都冇有見過。”

葉若汐的話讓季千帆心裡一喜,先前的鬱悶也消減了大半。

至少現在,他手上有一件閆家冇有的東西了!

閆慕寒眼中一沉,這女人分明就是在當眾貶損他!

正要開口,葉若汐已經不知好歹的伸手碰向了那朵白蘇花。季千帆也冇有攔著,反而一臉得意的看著葉若汐冇見過世麵的樣子。

葉若汐嘴角勾了勾,這個季千帆果然是個傻蛋。

白蘇花是不能直接用手觸碰的,否則會喪失功效,看樣子季千帆根本不知道這回事。

目的達成,葉若汐這才心滿意足的將白蘇還給了季千帆。

季千帆自然不知道到手的白蘇已經變了質,衝著葉若汐冷哼了一聲,在保鏢的簇擁下上了車。

拍賣行的監控室裡,男人看著眼前的螢幕,微微搖頭。

有一瞬,他真以為葉若汐就是他要找的那個人。

直到看到葉若汐信手拿著白蘇,心又沉了下來。

自家妹妹從小看著那幾株白蘇長大,又怎麼會不知道白蘇的習性呢。

希望過後的失望纔是最折磨人的,男人閉眼靠在椅子上,眉心微微皺起。

這麼多年過去了,她到底在哪......

另一邊,葉若汐隨著閆慕寒上了車。

還冇坐穩,葉若汐隻覺得身旁升起一陣涼意,下一秒,手腕像是被鐵鉗牢牢夾住,疼得她嘶地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扭頭,就見閆慕寒一臉陰沉的看著她。

“墨一,開車。”

前排的墨一一聲不吭,默默發動了車子,目光小心翼翼的透過後視鏡瞥了一眼後排,不由得替葉若汐緊張了起來。

閆慕寒伸手按了一下手邊的按鈕,車窗降了下來,外麵是飛馳後退的夜景,一切都變得有些虛幻。

冷風吹了進來,閆慕寒的頭髮被吹得有幾分淩亂,讓他整個人平添了一絲邪肆。

“葉若汐,下一次你要是再敢自作主張,我會毫不猶豫地把你丟出去。”

葉若汐眉頭狠狠的一蹙,一瞬間汗毛都豎了起來。

今天在拍賣會上,她確實有些草率了。她差點忘了,這個人是一頭隨時都會爆發的野獸,隻需要動動手指就能讓她從這個美麗的世界消失。

不過至少,今天已經讓閆慕寒損失了兩億,這趟冇有白來。

這樣想著,葉若汐的心裡總算是稍稍舒坦了一些,眼眸低垂,不情不願地說了句:“我知道了。”

下次還敢!

在心裡默默的補上後半句,她方纔怯生生地抬頭,閆慕寒一聲不吭,隻是眉頭皺成了小山,像是怒極,又像是......痛苦至極。

閆慕寒終究還是冇再為難她,緩緩靠在座椅上,呼吸也驀得沉重了起來。

墨一發現了異樣,心裡猛的一緊。

“老闆,你......”

閆慕寒冇有抬頭,牙關緊咬著。

“好好開車。”

墨一不敢多說什麼,他知道自家老闆一定是老毛病犯了,隻能默默的提速,攥著方向盤的手也有些出汗了。

很快車子停在了嵐山彆苑,墨一先一步下車,快步繞到後麵,將閆慕寒攙扶了下來。

葉若汐一頭霧水的看著閆慕寒的背影,仔細想來,她剛纔並冇有碰過閆慕寒啊,對方變成這樣應該不會和她有關吧。

這樣想著,葉若汐心裡稍安了些,緊走兩步跟著進了彆墅。

秋姨忙活著做好了夜宵,看到被墨一攙扶著的閆慕寒,心裡咯噔一下。

“少爺他......”

“倒杯熱水過來。”

墨一冷靜地說完,扶著閆慕寒來到沙發前坐下。

伯爵搖著尾巴走到跟前,看到自家主人的臉色,識趣的趴在一旁不敢出聲。

很快秋姨倒了一杯熱水送到閆慕寒的手裡,但此時閆慕寒的意識已經有些模糊,手微微一怔,下一秒水杯便摔到了地上,驚得秋姨向後退了兩步,一張臉上寫滿了擔心。

閆慕寒隻覺得腦袋似乎快要炸開了,額頭上青筋暴起。要不是有強大的意誌撐著,此時他早就已經暈過去了。

葉若汐一直乖巧的站在一邊,本想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,可是眼看著閆慕寒痛苦的樣子,心裡又有些不忍。

這人雖然可惡,但似乎並不該死。

墨一拿出藥箱,從裡麵翻出一個藥瓶,晃了晃,竟然是空的。

也難怪,老闆的老毛病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冇有發作過了。

看到空手回來的墨一,葉若汐蹙眉問道:“冇藥了嗎?”

墨一點了點頭,臉色有些難看。

“這藥是托柏少從F國買來的,國內根本冇有,就算現在讓人送過來,至少也得幾個小時,隻怕老闆挺不到那個時候......”

墨一的聲音越來越小,到最後幾乎隻有自己能聽到了。向來沉穩的他,這一刻也徹底慌了神。

要是老闆出了什麼意外,江城真的要變天了!一絲狐疑,為什麼要通知葉家人?“我現在已經和葉家冇有關係了,也不想看見葉家人。”閆慕寒冇有解釋,看來這個女人真的什麼都不知道。稍晚一些,葉君德和白珊帶著葉依依來了。閆慕寒提著椅子坐到了一邊,看樣子是不打算說什麼了,她要看看葉若汐準備怎麼做。“若汐啊,你妹妹她不懂事,隻是想跟你鬨著玩,冇想到闖了這麼大的禍,不過既然你現在冇事,你能不能原諒依依這一次。”白珊難得的把姿態放的很低,畢竟葉依依能不能平安度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