淩依然蕭子期免費閱讀 作品

第四十一章 警告

    

能,像淩依然現在這樣子,哪還有什麼可能傍上有錢有勢的人?八成是和那種混道上的,把監獄當度假的人有勾結了。淩誌國一聽,頓時橫眉豎目,“她敢!她要是再敢連累家裡,我就打斷她的腿!”當淩依然在出租房中燒好了飯菜,等著阿瑾回來吃飯的時候,房門響了起來,隻是她打開門,看到的卻是父親繼母,還有那個和她同父異母的妹妹。三人直接衝進了她的出租房,淩誌國更是劈頭就問,“你是不是在牢裡認識了什麼亂七八糟的人,我告訴你...高琮明似笑非笑地道,“你見到了易爺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蕭子期越發的忐忑。

車子停在了易宅的門口蕭子期跟著高琮明進了宅子裡,隻看到易瑾離坐在沙發上,手中正在把玩著一份請帖。

當蕭子期走近的時候一看,那份請帖,赫然是他和郝以夢邀請易瑾離的訂婚宴請帖。

“又見麵了。”易瑾離淡淡地道。

蕭子期一凜,此刻的易瑾離,穿著一身高定的灰藍色西裝,劉海往後梳著,露出著飽滿的額頭,挺直的鼻梁下,那雙魅色的桃花眸此刻帶著一種淡淡的慵懶,性感的薄唇,似乎連唇角輕揚,都帶著一種無法言喻的風情。

也難怪會引得眾多女人的癡迷了,甚至在上流圈兒裡,不少名媛,都拚了命的想要引起易瑾離的注意,不止是因為易瑾離的背景身份,更因為他的容貌。

隻是……當那雙桃花眸瞥著蕭子期的時候,蕭子期卻是有種被猛獸給盯上的感覺,血液,似乎又凝固了起來,甚至連呼吸都變得不暢。

就像……昨晚被對方盯著時候的感覺。

隻是昨天,他在暗處,而易瑾離在明處。

當時,他看得清易瑾離,但是易瑾離應該看不清他。而現在,卻是他完完全全的曝露在了易瑾離的視線中。

蕭子期乾乾一笑,“是啊。”心中則是猜測著易瑾離所說的“又”,到底是不是指昨晚。

“昨天晚上的事兒,你又對彆人提起過嗎?”易瑾離似漫不經心地道。

但是蕭子期卻是膽戰心驚!

果然……是因為昨晚的事情!雖然蕭子期早就有此預感,但是當聽到易瑾離親口問的時候,心中的一些猜測,終於塵埃落定了。

所以,易瑾離是真的和淩依然在一起!

“冇有,我冇有和任何人提過。”蕭子期道。五⑧○

“那很好。”易瑾離道,“我不希望這件事還有彆人知道。”

蕭子期連聲應著,感覺到對方的目光在打量著他,他不由得吞嚥了一下喉間分泌的唾液,隻覺得周身彷彿被一股沉沉的壓力給壓迫著似的。

“還有,我不希望再在那裡看到你,我不管你昨天出現在那裡,到底是為了什麼,但是既然你當初選擇了和依然分手,以後就彆再有什麼瓜葛了,明白嗎?”易瑾離道。

蕭子期一臉的震驚,對方說話的口吻聽著簡直就像是一種威脅,而且還摻雜著一種強烈的獨占欲。

難道說易瑾離對淩依然真的……那種可能性,蕭子期想想就有點頭皮發麻。

“明白。”他有些艱澀地道。

“行了,那你走吧。琮明,送下蕭總回去。”易瑾離吩咐著高琮明。

高琮明應了一聲。

蕭子期在要離開之際,忍不住地問了一聲,“那個淩依然和易爺您……”

桃花眸中的那一抹冷光,令得蕭子期整個人打了個寒顫。

“你該你問的,就不要問,怎麼蕭總連這點道理都不懂嗎?”一旁的高琮明出聲道。

蕭子期蒼白著臉色,一臉尷尬地離開。

而易瑾離靠在沙發的椅背上,拿出了一款廉價的手機,手機中,隻存著一個號碼。

他按下了那唯一的一個號碼,片刻之後,手機的另一頭,傳來了那溫婉的女聲。

“阿姐晚上想要吃點什麼,我帶回來。”他柔聲道,剛纔眼中的那抹冷意,此刻已經儘是溫柔。

————

晚上,淩依然拿著紙巾,擦拭著有著母親照片的相框。在出租房裡,她特意去買了一個小案桌,平時她把母親的照片放在案桌上,每隔幾天,就會擦一下落在上麵的灰。

母親的那些遺物,都落在淩家,對她來說,這照片,是僅能陪伴她的有關母親的東西了。

而在她擦拭照片的時候,易瑾離一直坐在一旁,安靜地看著她。

“對了,阿瑾,快過年了,你有買……呃,車票什麼的嗎?”淩依然問道,這兩天環衛所裡不少同事都在搶著春運的火車票。

易瑾離頓時明白她是想要問什麼了,“我不需要買什麼車票。”

“你不用回家?”她詫異道。

“我除了阿姐這裡,冇有什麼家。”縱然易宅那邊,他呆了那麼多年,卻始終不曾有過家的感覺。

她記得,他說過他冇有家人,但是……一般人,也會有什麼親戚之類的吧,過年都會跑跑親戚什麼的。

當她問出她的疑惑時,他淡淡一曬,“我是有些親戚,不過不需要特意去走動。”至於老爺子,說起來雖然他們是祖孫,但是在易家,不會有什麼所謂的親情,老爺子需要的,隻不過是一個易家的繼承人而已。

隻要他夠好,夠強,那麼就是老爺子要的,如果他不夠強的話,就算是老爺子的親孫子,隻怕也會被一腳踢開。

更何況,會因為他的身體中,有著那個女人一半的血緣,可以說,這一點猶為被老爺子所厭惡,甚至他記得小時候,好幾次,老爺子都會厭惡地看著他,用著猙獰的表情道,“為什麼你身上要留著那個女人的血,你根本就不該存在的!”

那時候,他的身上冇有少被老爺子的柺杖打,直到他長大了,開始展露出了自己的能力了,老爺子對他的態度才慢慢的轉變。

隻是他身上有著那個女人的血這個事實,卻是怎麼都改變不了的事實。

“那你……父母呢,他們是……”她遲疑了一下,忍不住地開口道。

他的臉色微微變了變,那雙漂亮到不行的眸子看著她,眸底似蒙著一層薄紗,讓人看不清他此刻在想些什麼。

淩依然咬了一下唇瓣,“要是你不想說的話,就當我冇問。”

“阿姐很想知道嗎?”他開口道,聲音帶著一絲不經意的清冷。

“我隻是想要更多的了你一些。但若這些是你不願意說的,那麼就不說,反正以前的不重要,以後的纔是最重要的,不是嗎?”她道。

他那長長的睫毛微顫了一下,然後輕輕的斂下,“我父親死了,就在阿姐遇到我的那天,便是我父親的忌日。當年那一天,他就死在我那時候坐著的地方。”著淩依然的手,朝著樓梯處走去。之前和淩依然搭過話的女人,這會兒剛拍完了結婚證上的證件照,一出來,就瞧見一把手和那幾位工作人員正在目送著易瑾離和淩依然的離開。女人心中忍不住地又猜測起來,這到底是不是易瑾離呢,若不是的話,那麼民政局的工作人員,用得著這樣鄭重其事嗎?“你在瞧什麼?”女人身邊這位即將成為老公的男朋友問道。“冇……冇什麼。”正說著,女人的手機響了起來,女人一看來電顯示,赫然是剛纔她給過照片...